Main.png

剛在Don Norman的演講「讓人快樂的好設計」中看到了Jake Cress這一系列的作品,主題大多是和椅子「不完美」的狀態有關。像How to Build Furniture是桌腳不一樣高需要墊書,Peel Here是桌面破損掀了起來。

其中一些更包含了人性在當中,像Cripple Table使用了人的拐杖當作它的其中一個桌腳,而Self-Portrait則是一張椅子正在打造自己。而當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,則是椅子滾輪掉了,它要伸手去撿回來的設計Oops。

當我們看到這些將不完美放大的作品,我們會覺得有趣,因為會一種滑稽的感覺。而這樣的設定並不陌生,在許多表演與作品當中,都會有這種逗趣人物的出現,只是現在是用在傢俱設計上。

也就是說,當我們想為產品注入人的情感時,除了參考使用者的過去種種可能的體驗之外,更可以把產品假想成一個人:它有什麼個性,會說什麼話,做過什麼事,認識哪些人...。這樣使用者自然就會在人與物品的對話中體會到它的性格。

Main2.png

回想起之前看到一系列跳舞的傢俱,就很有一種俏皮的感覺。而除了幽默的風格之外,是還有著其他的可能,比如說設計一款很有「流氓感」的傢俱(暗笑)。

Main03.png

而從Jake Cress的作品中,也可以看出擬人化的程度區分:

(1)無擬人:How to Build Furniture與Peel Here,造型只是傢俱本身就可能會有的狀態。

(2)結合人類使用的物品來擬人:Cripple Table,造型中使用了人類才會用到的柺杖。

(3)結合人類的動作/表情來擬人:Self-Portrait與Oops,造型中結合了人類才會有的動作。

所以當我們想設計具有情感的物品時,一方面是我們可以參考戲劇或小說中對於性格的描述,把它用來定義物品,一方面是可以依照你所希望擬人化的程度,去在造型上做取捨,如此便能依照場合,去創造適宜的「情感」產品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whereyou 的頭像
whereyou

視說新語

whereyo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