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超介面」是一個探索人、機、環境三者之間新的互動方式的展覽,其內容風格整體來說比較偏藝術層面,主要是營造一種感覺,便利以及實用性較不在這次展覽的考量範圍內。而這次觀展中,藉由觀察自己以及同學和這些介面互動的情形,帶給我以下幾點的想法︰

 

(1)若是多人同時操控的介面,目標單純一點較好。 

 

《塔羅斯》實物

《塔羅斯》說明圖 

 

 《塔羅斯》這個作品,是大家一起合作的俄羅斯方塊遊戲。它本身是一個圓柱狀,如上圖右所示,下半部方塊堆積的地方大家可以用手去讓它轉動,而上半部方塊落下的部份則不會動。而這個遊戲是要考驗大家的默契,大家要盡量朝同一個方向轉,才能使下半部朝想要的方向移動,讓方塊順利的消去。

 

而在過程中特別的是,一開始正常的去玩大家都提不太起勁,也不好意思出聲去告訴大家朝哪個方向轉。但是當後面大家想要讓這遊戲輸掉,看到遊戲結束的畫面時,整個就熱絡了起來,很快速的便達成了這個目標。而這個現象我的解讀是:(I)讓遊戲結束會比要消掉方塊的目標來的簡單,而所要做的動作也比較單純(只要越疊越高就好),所以即使互動較少,也可以很輕易的達成。(II)要讓遊戲結束的目標較為有趣,比較能共同地吸引大家的好奇心去完成它。

 

(2)用人的聲音來控制容易使人覺得不好意思。

 

《南方樂浪》實物

《南方樂浪》說明圖 


《南方樂浪》這個作品,是一個聲音能量暫存裝置,如上圖右所示,聲音透過麥克風輸入,而光柱會由聲音的大小決定要上升多少。假如在光柱未消失之前,下一個人再繼續輸入聲音的話,那麼光柱的高度可以持續的累加。而這個裝置所要表達的也是「合作」的想法,大家一起讓光柱爬升到最上方。

 

而在過程中我發現,展覽中其他的裝置大家都躍躍欲試,而唯獨只有這個大家都不好意思去試,就算有人試旁邊的人也是有一種尷尬的氣氛。而我的解讀是:(I)一般人不習慣自己的聲音被大聲的聽到,會覺得不好意思,就有一點像是公開演說時的緊張感。(II)聲音比手部肢體運動或是面部表情的表達更具「侵略性」,人們可以很容易地透過閉起眼睛或轉頭而選擇不看,但卻很難用摀住耳朵的方式而不去聽,因此用聲音操控在心理會容易產生「打擾到別人」的憂慮。

 

(3)介面給人的感受與當時人所關注的目標有關。

 

《漩渦》實物

《漩渦》說明圖 

 

《漩渦》這個作品,是一個長得很像抽獎箱的裝置,只是它的開口比較大。而如上圖右所示,當有東西伸進去的時候,它裡頭會有攝影機去拍攝畫面,但畫面是以一種支離破碎的方式顯現出來,呈現一種扭曲的形象。

 

而在這個作品中我發現,界面所傳達的訊息與使用者所關注的焦點有關。像關注原理的人,就會去想攝影機在裡頭是怎樣運動的,為何畫面會產生出那樣的樣貌。而我是比較關注在感覺上的人,它讓我覺得它很像一台洗衣機,而影像被丟進去翻攪,因此產生了一種支離破碎的感覺。

 

(4)某些介面必須加上使用的限制或角色扮演才有意義。

 

《如果你靠近我一點》實物

《如果你靠近我一點》說明圖 

 

《如果你靠近我一點》這個作品是要表達男女之間互相吸引的情感。如上圖右所示,女生站在台子的中間,而男生站在周圍。當男生與女生相互碰觸到的時候,其背後的圖像就會產生變化,表達出一種吸引電波的感覺。

 

而在與這個作品互動中,解說人員一直提醒我們要讓女生站中間,而男生站在四周。雖然以功能來說就算隨便站,也是會有相同的效果,只是缺乏了「男女相互吸引」的這個意象。畢竟除了男女之間的情感,要用這種「電波」的方式呈現好像都會有點太過頭。不過這個作品我覺得可以再多加一點引導的功能,讓女生自然而然會站在中間,而不是透過解說員,這樣會感覺比較完整。

 

 

wherey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